行业新闻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老虎机游戏在线玩 > 行业新闻 >

重读拉斯基

来源: 编辑:angel 时间:2019-05-20 14:03

   

拉斯基(1893-1950)曾被认为是“20世纪上半叶英语世界最具影响力和被最广泛阅读的政治理论家”,他在民国时期的中国政治思想界颇富影响力。近年上海社会科学院出版社重印出版《民国西学要籍汉译文献》,政治学类计2辑25种,拉斯基一人即有4种专著(《政治典范》(上下卷)、《现代国家自由论》、《民主政治在危机中》、《国家的理论与实际》)入选,遥遥领先于其他与其同时代的政治思想家。拉斯基的著作应时代需求又开始被纳入阅读视野。他对资本主义与大众民主制度之间虚伪关系的批判与反思,也再次成为人们认识时代问题的一个重要切入点。

早在北美任教时期,年轻的拉斯基就曾激烈地批评基于地域的国家议会主权的“幻象”,强调多元主义的权力联治和职能民主的重要性。1920年返英任教伦敦经济学院之后,拉斯基通过韦伯夫妇与费边社和工党发生了密切联系,思想上开始倾向费边主义的渐进改良主张,他转而期望在一个基础良好的议会民主制度之上,去维系一个反应良好的国家制度和值得信赖的多元主义社会。然而,1926年英国总罢工和1931年“麦克唐纳大背叛”等一系列事件,耗尽了拉斯基的最后希冀,他看到资产阶级国家在危机时刻总是首先限制大众民主,他不再相信对议会民主机制的简单修补就能达到他所期望的社会主义变革,开始思考和探讨根本性的革命前景。

在1930年代“红色十年”的三部曲——《民主政治在危机中》《国家的理论与实际》《欧洲自由主义的兴起》当中,拉斯基对资本主义民主的阶级性和虚伪性作了最为深入的揭示与批判。他指出,在议会民主制的历史上,民众总被告知政治权力的获得使他们成为国家的主人翁,但每到关键时期,他们就会发现自己获得的政治权力是靠不住的,如果他们反抗经济特权,如果他们采取革命行动,各种国家制度机构——法庭、报纸、教育体制、国家军队,甚至大部分的官吏,都将捍卫资产阶级的利益而反对他们。即使民众通过宪法所认可的程序掌握了国家权力,他们也会发现:他们根本不能依靠宪法提供的各种工具去实现自己的利益,因为到了那时,资产阶级并不会遵守他们曾经标榜的规则和传统。

拉斯基用法西斯主义在欧洲的崛起验证了自己的观点。法西斯主义是垄断资本主义将其意志强加于人民并处心积虑地将人民转化为其奴隶的一种体制,其勃兴最为清晰地表明:当资本主义处于扩张阶段时,大众民主的要求尚能被一定程度地满足,因为这不会损害资产阶级的主导经济利益。然而,在全球资本主义处于收缩和危机的年代,民众的社会改革要求就使资产阶级的财产权处于危险之中,资产阶级就会动用主权国家的强制力量维护阶级利益,攻击真正的民主制度,保护财产所有者的利益。资本主义议会民主制度在本质上是一种保护现存阶级体制稳定性的力量,它绝不足以被用来变革阶级关系体制,只有社会主义才能落实真正的民主制度。

尽管拉斯基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的国家观念和阶级分析方法,但他始终没有成为一个彻底的马克思主义者。他成长并深深地浸润于英国自由主义的传统土壤之中,工党和费边社的渐进改良的政治实践惯性也制约着他的思想归向。即便是在他最为趋近马克思主义的1930年代,拉斯基的思想依然充满了矛盾和张力。

正如拉斯基的学生米利班德所说:贯穿1930-1940年代,拉斯基一直思考的中心问题就是,自由民主制度能否有足够的拉伸空间来包容根本的社会变革,事实上也就是在宪法秩序的范围内的革命性变革的可能性问题。拉斯基一直试图寻求一条给予这一问题肯定回答的道路。1939年二战全面爆发之后,他更为明确地提出了“一致同意的革命”思想。拉斯基认为,从历史的经验看,只有紧急事件才能说服旧的习惯势力降低它的要求;“战争的燃眉之急把一切既得利益投入了熔炉”,在这样一个“以妥协为继续生存主要条件的时代”,在国家面临生死存亡战争的特殊环境下,人们相对而言比较容易“超越他们的经济地位强加于他们思想的种种限制”,更容易形成阶级合作、共同推进社会变革。关键问题在于,资产阶级是否愿意在未受强制的情况下、在现存的民主形式下,放弃贪婪、拥抱平等。如果如此,资本主义民主的现存矛盾就将在它面临毁灭危险的那一刻获得克服,社会主义民主将能使得生产关系和生产力成比例、相协调。在生命的最后几年,拉斯基亲眼见证了战后两极冷战格局的形成,大概也意识到了自己所期盼的“妥协”与“同意的革命”是一种多么遥远的奢望。

客服
  • 客服
  • 客服